国际太阳娱乐网站2138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唐之绝版马官 > 第1402章 马蹄味的沙子

第1402章 马蹄味的沙子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两人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也只能耐心地等着。除了守卫大门的两个牧子,再也无人出来。
  
      等到牧子换班时,他们问,“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害我们傻等。”
  
      牧子道,“里面罗牧监等官员正陪着城邑官饮酒呢。”
  
      “那些人呢,如何也不出来?”
  
      牧子道,“人人都有伤,牧场里已派兽医为他们搽搽药水、正正筋骨什么的,凡治好了的都管饭呢。”
  
      地上的两人道,“我们也饿呢,城邑官一喝上酒,也不想着我们。”
  
      牧子道,“再等等吧,兴许一会儿食盒便抬出来了。”
  
      两人嘀咕道,“再等等,好饭可不怕晚!”
  
      有几次,卧在褥子上的老者有些支撑不住,想要起来。但另一人提醒说,你只要一起来便是前功尽弃了,白纸黑字、人多势人的,还有城邑官替我们做主你急什么!难道以往你吃过亏么?
  
      等到后半夜守门牧子又换班时,两人再问,“里面什么形势?”
  
      牧子说,“已经都吃过夜宵了。”
  
      担架上的城民道,“还有夜宵!可我们俩连一顿正经饭还没吃到呢!”
  
      牧子道,“你急什么,怎么不得让有正事的先吃。”
  
      褥子上的人问,“是除了我们的事,还有什么大不了的正事?”
  
      牧子道,“罗牧监说一会儿要安排牧群出场夜练,是不是正事?”
  
      担架上的城民和褥子上的老者怒不可遏,“他奶奶的,欺人太甚,老子还委屈着呢,看你们谁能走出这道大门去!”
  
      刚骂完了,便听到牧场中有马嘶鸣,蹄声在牧场里汇聚,两人伸着脖子往牧场里看,黑漆漆的也看不到什么,却有夜风将带有马蹄子味儿的细沙刮到大门口来。
  
      有个劲装的护牧队挎刀背弩,骑马跑出来。
  
      他高声喊道,“焉耆牧场应大唐少总牧监李雄、延州刺史高大人之命,今夜出牧,作紧急夜练,无关人等速速回避!!”
  
      担架上的人低声道,“见不到城邑官,老子还就不起来了,他们何时有了这样的胆子,虚张声势!你也不要动,只要你一跳起来,便是自己戳破了自己方才的谎话。”
  
      不等褥子上的老者说话呢,成排的黑黝黝的厩房后边便是清脆的三声鞭子响,马蹄子的声音像打鼓一样渐渐密集,很快汇成了隆隆的闷雷。
  
      担架上的城民嘀咕道,“延州刺史……他又怎么能给牧场下令!难道他们以为摸着黑、赶着马在牧场里跑一趟便能吓住我们?”
  
      他探起身子,惊愕、迟疑,不能置信,看到马群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奔腾而来,瞬间驰到了眼前。
  
      褥子上的老者已经不能再忍了,要爬起来躲避。
  
      但也许是在地下卧得有些久了,他腿脚发僵,才挣扎着跪起来,马群已经从大门处喷薄而出。
  
      先跑出来的头马从他身边挂着风驰了过去,后边的马将他一下子撞倒。
  
      沉重的马蹄一下接一下、层层不尽,将他钉往地面之上,老者放弃了爬起来的想法,很快连痛楚也感觉不到。
  
      ……
  
      李继在西州接到城邑官的信,说某日有城民两次堵了焉耆牧场大门,第一次被卑职成功处置了,第二次没能处置得了,有卧于牧场大门里的焉耆城民两个,被深夜驰出的马群踩踏致死!
  
      李继大惊失色,事儿搞大了!
  
      大事还在后边!
  
      城邑官说,牧场在延州刺史高审行的支持下,扣押了当日封堵牧场大门的所有人,严刑讯问自今年年初以来历次干扰牧场其人、其事,一一录入案底,看来不想善罢甘休。
  
      不得不说,以往这种事情不论是城邑官还是司马李继,都是钻了些空子,高岷不愿意多管事,天山牧刘武不愿破开面子,但真等着焉耆牧场拿人、严办时,李继反倒没有应对的手段了。
  
      大唐所有的牧场自成一个政务门类,与州司马所管辖的也隔着行业呢。
  
      司马管的是本州区域的治安、武备、上番、兵员整训,而牧场则分布于各地、且自成一条线。
  
      近十年来大唐的总牧监虽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也未闻有接任者,但谁说过废除此职?
  
      人家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查办扰乱牧业者,谁能干涉?
  
      此事涉及到了焉耆城民,按理说从治安的角度来说,焉耆城邑官是可以问问的,州司马也能问,但在牧场里发生的事,问着也不硬气——谁让你不管住自己的辖民,让他们深夜跑到牧场里去?
  
      若有人再往深处追究一句,便成了城邑官失职了。
  
      事情来得很是突然,显然高审行从牧场村一出发,便没安什么好主意。
  
      城邑官在秘信里说,看来高审行和他带来的五个少年打算顺藤摸瓜了,原来焉耆牧场一直都记城民历次扰牧的黑帐!今番又有十数个人扣在他们手里,事情不好办了!
  
      城邑官在信中说,若放在以前,他还可暗示这些人几句,给他们打打气、吓一吓他们,该讲的讲,不该讲的不能讲,但这次他没机会接触到这些人。
  
      事发的那天晚上,焉耆牧场的罗牧监陪着城邑官喝到酩酊大醉,早上醒了酒,他才得知踩死了人。
  
      先期进到牧场里面的那些人一个也没闲着,已经叫罗牧监吊到马厩里挨个儿松了一遍骨头,再叫这些人到大门口去看那两摊肉泥,所有闹事的人当时都崩溃了。
  
      保不住这些崩溃的人临事乱咬以自保,一个揭发出来三个,三个揭发出九个,那可就不妙呀!
  
      李继知道城邑官这句“不妙”意味着什么,高审行既然敢在牧场村一刀砍了贾克邪,又跑到焉耆去折腾,那便是从长安带了什么倚仗。
  
      又过了一日,城邑官的另一封秘信又催命似地送至了,焉耆牧场根据在押者的供认,已下令护牧队去焉耆城中叫人了!
  
      高审行说的明白:牧场和丝路乃是大唐西部之根本,叫到你时,也不怕你不来牧场应对本官的询问——但你怕不怕薛礼率大军往焉耆走一趟?
  
      已经有两个防御人被叫到牧场里去了,都是乖乖地去的。
  
      李继魂飞魄散!他自己不敢追到焉耆去——仿佛很心虚似的——只好派了个嫡系给城邑官传个口信:折掉两个防御人没什么关系,只要能到此为止、别再牵出你来,那些人的损失我们今后总有机会赔补。
  
      送信人走后,李继坐卧不宁,十年来他脚踏两只船还算得上一路顺遂,这下子八成有一条船先漏水了,那么另一条船也要踩不住。
  
      另一方面,李继又寄希望于高审行不会这么不管不顾,毕竟是一位任职多年的老刺史,难道他不懂得适可而止?
  
      又两日后,李继见到了飞马赶来的两个老熟人,一个是潼关正将苏托儿,另一个是潼关副将——苏托儿的夫人热伊汗古丽。
  
      他们风尘仆仆,身后跟着精壮的三十几名劲装男子,全副的武装。这支小小的马队居然来自黔州,盈隆宫。
  
      李继同两人很熟,都在西州任过职,问他们怎么从黔州来。
  
      苏托儿并不隐瞒,说已经辞了公职,刚刚在黔州安身,因为郭公子待聘和几位少王跑到西州来,静心庵崔夫人不放心,经崔夫人提出、金徽陛下立刻请他们夫妇赶到西州来随行保护。
  
      李继暗道,高审行的胆子只会变得更大、而不必收敛了!心虚地问道,“金徽陛下!他,他还好么?”
  
      就在李继惶惶不可终日时,意外地收到了他的干舅舅——英国公李士勣的一封中规中矩的家信。
  
      这是十年来的唯一一封来自英国公府的信件。
  
      李继关了门,双手颤抖地拆开它,只见薄薄的一页纸上只写了几句话:
  
      “你这不知道理的孽畜,本舅十年未闻你一句问候,你不牵挂老夫,老夫还要倒过来牵挂着你。眼下大唐西部平乱,身为西州司马,难道你不该协助薛将军督办军资、辅助战事?老夫懒得同你多说,有事可咨询监军、许内侍监,魏安公!”
  
      李继正是左顾右盼心乱如麻的时分,眼看着另一条船要踩不住了,他亲爱的干舅舅便递过来一竿竹篙!
  
      别看英国公措辞严厉,但打是疼骂是爱的道理李继还懂。
  
      他决定立刻赶去丝路北道,去找许监军讨些任务。
  
      高审行那里惹不起躲得起,置身事外,一旦在北道上建些功勋,谅他谁想把屎盆子往西州司马的头上扣,也得琢磨琢磨了。
  
      他起身去找都督高岷,把英国公的信给西州都督看。
  
      李继相信,高岷到时候一定会同他的五叔说起英国公的这封信,那么高审行说话之前总该掂量掂量了。
  
      ——谁不知道英国公是眼下大唐唯一的一位位列三公的人物?

国际太阳娱乐网站213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