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太阳娱乐网站2138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我真的是负二代 > 第188章 落子无悔

第188章 落子无悔


  马慧英系上了围裙准备先打扫卫生,见儿子也随手拿起了抹布可就被气乐了,指着他鼻子便道。“你个混小子,回来了不去学校躲在家里,你可别以为肯帮忙打扫卫生妈就能放过你!”
  郑光威越发的搞不明白马慧英过来的目的了。“我急急忙忙的从纽约赶回来、肯定是要去学校的,高考您老人家就放心吧,不说能考什么清北了,重点大学那是肯定没跑的,何况您儿子愿不愿意上大学、都还没定下来呢……”
  马慧英心里咯噔一下,拽着儿子坐下来可就指着一楼的客房说。“儿子啊,你也别给妈打马虎眼了,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办呀?”
  瞒不住、自然也就只能是面对了,郑光威认真的说。“还没完全考虑好。”
  马慧英想动手却又觉得不太合适,扬起来的巴掌只好落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痛的‘哎呦’一声可就气道。“哎?你没考虑好就敢让人女孩子搬过来?你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么回事儿啊?现在的社会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咱们家跟以前也不太一样了,你要注意着点,可千万别……”
  郑光威琢磨着这是话里有话了。“哎?怎么个意思,说清楚!”
  “成,妈来问你,你跟这女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去年的年底……”
  “那时候你爸在哪儿呢?”
  “回来了啊……”
  马慧英一拍巴掌。“那时候咱们家的麻烦已经解决了,你也挣了钱回来了,之前你没跟她在一起、去年年底的时候你俩才在一起了,你就不觉得……”
  郑光威意识到马慧英想要说什么了。“我不觉得!”
  “儿子啊,你还嫩着呢!别以为你会挣钱了就晓得这些,妈是过来人,妈跟你说……”
  郑光威站了起来。“妈,不用说了。你想的也太多、太复杂了,何况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事儿,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她贪我的钱,那又怎样?我挣钱的速度远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想象的,所以这事儿不需要再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儿子啊,你可千万别犯糊涂,以后要后悔的……”
  郑光威笑了。“妈,您当年是怎么看上我爸的?是因为他的钱、还是因为看上了他这个人?”
  “你爸当年有个屁钱!看上他这人?他有什么好的?”马慧英咕哝了起来,觉得气势弱了可就又赶紧提高了声量。“再说了,那个年代的风气跟现在也不一样,不是一码事儿,你别跟妈打马虎眼儿!跟你认真说话呢!”
  “行,那就认真的说。妈,跟她的事儿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何况下个月她参演的电影就该上映了,暑假期间我还准备让她去港城灌张唱片,如果她有兴趣、我能让她成为炙手可热的影视歌三栖明星,要是她不乐意、是待在家里相夫教子还是怎么着,我也都随她,反正您儿子我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能力,您老人家就甭担心了……”
  晓得这话题到此就算是结束了,马慧英很不情愿但也无计可施,唉声叹气。
  郑光威抬头一看时间、已经是午后了,郑光威奇怪道。“妈,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我原准备下午才回家!”
  “对面四楼住的是食品厂的副厂长老张,你爸脑子发昏、准备把食品厂给并过来,食品厂的老张跟你小舅的关系不错,所以你妈才晓得你回来了……”
  “食品厂?我爸怎么又想把食品厂给并过来了?棉纺厂的日子才好过了点,他忙的过来吗?还有啊,食品厂的情况好像不太好吧?我记得……”
  “你也别记得、不记得的了,那就是个快破产的烂摊子,市里面正在搞什么横向联合,倒是要政策给政策、要资金给解决贷款的,你爸那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只要被市里面的大领导一夸、被戴个高帽子,那还不是分分钟就敢拍胸脯的?哎,棉纺厂的情况现在是好了,但问题是食品厂烂摊子真的是不好办啊,你爸已经两天没回家了,说是在厂里研究这事儿呢……”
  郑光威拿起电话拨给了陈静,得知她正在棉纺厂财务科发着愁,问清楚了情况可就晓得大事不好了,赶紧拨通了郑大民的电话。
  “儿子?哦,这事儿你就不用管了、你安心的备考也就是了……嗨,食品行业你爸也不是没干过,更何况食品厂的老张那也是个怀才不遇的,这一次市里面是下了大本钱的,要政策给政策、要地皮给地皮、要贷款给贷款,可以说是一路绿灯、只要能不把食品厂的职工给推向社会就成,我告诉你说啊,你爸这次可是真的占了大便宜的……”
  电话那头郑大民说的兴高采烈,可电话这一端的郑光威却是越听越心寒,市里面开出来的可全都是些空头支票,而且棉纺总厂把食品厂给兼并过去的首要条件就是不许开除一个职工,虽然不能说这事儿是市里面给郑大民下的套、挖的大坑,但食品厂那个烂摊子可远比棉纺企业更难收拾!
  邗山食品厂的拳头产品是午餐肉、是水果罐头,而罐头行业正遭欧洲反倾销调查和抵制,行业的整体衰退已经是难以避免的事儿了,再加上食品厂又是老国企,没钱就跟市里哭穷、有钱就乱上项目、乱搞形象面子工程,再有个年把也就该彻底破产了,这个时候去接手不是脑子进水、还能有什么其他可能性吗?
  开车直奔棉纺厂,冲进厂长室的第一时间、郑光威就被里面的烟气给熏出来了。
  郑大民将手里的香烟掐灭。“小威?你咋过来了?”
  桌上烟灰缸里的烟蒂堆满了,茶缸里的茶已经泡的没色儿了,地上摞的全都是食品厂的资料,郑大民的眼里全都是血丝却还在努力着,郑光威一时间也知道该说什么,捂着鼻子开了窗户通风,等屋里的烟都散光了这才拽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爸,你到底想搞什么呀?棉纺总厂的规模不小了,您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样样都来啊,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您应该知道的呀……”
  富贵险中求。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秉承着如此这般的理念,一穷二白的农家子弟郑大民壮着胆子、小心翼翼扎进了市场浪潮里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随之而来的虽然没有鲜花和掌声,但诸如大能人、有本事之类的头衔却是获得了不少,说是膨胀了也好、说是成为了经验主义者也罢,总之在郑大民的心目当中,既然如此的廉价、只要市里面敢卖,他就敢买!
  “儿子啊,咱们先把食品厂的负债放一边,单是银行贷款和棉纺厂今年的利润、就绝对能让食品厂渡过当下的难关。罐头行业虽然全国都不景气,可问题是国内做罐头的就这么几个大厂,一旦恢复了、这行业可是能赚大钱的!再说食品厂去年还引进了两条最新式的饮料灌装线、一条制罐线,规模出效益的道理你可能不太懂,但邗山食品厂的位置是很不错的,也不说是跟盛海的食品厂比了,覆盖本省西北这一大片是没问题的……”
  郑大民还在炫耀,还用这些天排查出来的数据进行着佐证,甚至还拿出了一份已经有了框架的计划书出来,郑光威认真的听着、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将带过来的笔记本打开,调取出了自己最新的金融资产状况。
  郑大民一看可就直了眼。“多、多少?”
  “港城的户头里目前有五个亿,三藩市的户头里有八个亿,纽约三个公司的户头里总共有五十多个亿,刨除银行的授信和客户的资金,我单是搁在外汇市场里的资金目前已经有近二十个亿的现金,别说是买下一个食品厂了,再买十个、再买一百个,我分分钟都能把资金搞过来,但问题是您老人家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什么便宜都是那么好占的?原罪的说法,您就不记得了?难道还想以后被关进去、真被判个十年二十年才甘心?”
  郑大民愣住了,嘴唇哆嗦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爸,我很小的时候您就说什么饭要一口口的吃、钱要一点一点的挣,可怎么棉纺厂的情况这才好转了、您就准备去兼并食品厂啊?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您手底下既没有职业经理人、也没有招聘高层次管理者的渠道,您怎么就敢四面出击的呢?更何况还是准备接下这么一个大包袱?跟您说句老实话,棉纺厂这一摊儿您能管得好、我都已经是觉得不容易,您哪里还有精力管什么其他的?”
  “我、我这不也是想让咱们家的日子更好过些吗?食品厂目前的情况是不太好,可问题是现在给的政策太好了,过了这个村肯定就没这个店了……”
  郑光威想拍桌子,忍了又忍才道。“爸,咱们这样行不行,食品厂的问题我也可以帮您解决、甚至于我可以让食品厂成为国内顶尖的食品企业,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的精力有限、没时间帮您老人家天天管这种事儿,您想要让家里的日子更好、我就能做得到,若是您闲不住、无论您是想要把一个企业搞好、还是想要成为某个行业里的大佬,您儿子都有办法做到,可惟独先斩后奏这种事儿您是绝对不能再干了,您要是再干、我就算是亏再多的钱,我也得让您退休……”
  在这个年代,想要打败未来的BTAJ很难吗?
  郑光威不觉得。
  一步先、步步先。
  更何况现在BTAJ都还没个影儿呢,拿即时通讯软件来说,技术问题并不难解决,难解决的是赢利点在哪儿、怎么赚钱、怎么发展、怎么独占市场!
  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可谓是一波三折,搜狐也好、网易也罢,在运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都搞不清楚网站怎么赢利、或者说经营网站除了烧钱获得名声之外,该如何才能有收益。
  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国内的网站为了获得营收、不得不互相打广告,可随着美国网络股的集体退潮、国内互联网行业就进入了长达数年的冰冻期……
  想远了。
  家里的老爷子想的挺简单、心态也比较膨胀了,如果纵容他抱着贪便宜的心态四面出击、做到了全面开花,不但是他老人家、搞不好就连自己也要搭进去的,郑光威将道理掰碎了揉烂了说给他听,郑大民被说服了、但依然还是有些抗拒。
  “儿子,你以为搞企业很简单吗?你不过就是运气好赚了不少的钱,搞企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开发一两个好产品的就成的,告诉你说啊……”
  “您就不用说了,您儿子我确实不是神仙,但您只要能安生点的话、您儿子可以保证您两年后成为邗山首富,三年后成为本省的首富,未来成为全国首富还是全球首富、您说了算!但现在的步子一定不能跨的太大,否则容易出事儿啊!”
  “你……你就这么看不起你老爹?好歹我也是风里来雨里去、赚到过大钱的人好不好?别忘了,要不是你爹横了一条心、咱们家哪里有现在这模样?”
  “您也别忘了,正因为您虚荣心太强、好高骛远、受不得夸奖,我跟我妈差点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要去睡大街了!”
  郑光威是宁愿现在赔钱、也决不允许郑大民考虑实业规模继续扩大的事儿了,见老爹气的怒目圆瞪、呼哧直喘,眼珠一转倒是有了个主意。“得,爸,既然您闲的无聊、那我就给您创办一个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愿意陪您下棋打牌的互联网公司,如何?”
  “啊?”
  郑大民不信,郑光威于是也就把存在笔记本电脑里联众的构思调取了出来,讲清楚原理、说清楚情况、介绍了如何盈利,说的最都干了、但也算是让郑大民找到了可以下的台阶了……
  啪!
  肩膀上挨了一巴掌。
  “该你下了!”
  郑光威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棋盘,他抬起头看见的是满头白发、表情木然的老爹,愣了下这才发现这里是他的家,挂历上2019的字样让他有些恍惚,缓缓的站起来发现了孩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复印件,他意识到自己陪老爷子下棋的时候打了个瞌睡,似乎还顺便做了个美梦,在老爷子不解的目光注视之下架了个炮,说:将军!
  郑大民木然的表情之中有了一丝笑意,跳了个马说:卧槽!你输了!
  郑光威苦笑,摇头,片刻之后才喃喃着说。“是啊,输了……”

国际太阳娱乐网站2138官网